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临夏 > 永靖县 正文

誓叫荒山披绿装——刘家峡大坝面山植树造林点见闻

作者: 稿源: 民族日报  2014-04-30 11:33


  誓叫荒山披绿装

  ——刘家峡大坝面山植树造林点见闻

  本报记者朱明奎 通讯员郭红

  今年,永靖县被国家林业局确定为黄土高原地区综合治理林业示范建设的40个县份之一,省林业厅确定为10个县份之一,规划设计总任务8.8万余亩,建设期限为3年。刘家峡大坝面山绿化工程点位于永靖县大木头沟流域,是黄土高原地区综合治理林业示范建设项目工程点之一,造林面积6000亩。该工程的实施,有效治理刘家峡大坝沿岸水土流失的同时,显著改善黄河三峡旅游区内的生态环境。然而荒山造林绝非易事,记者赴植树点亲身体验植树造林,讲述林业工作者为此付出的艰辛历程。

  通向植树点的“艰难跋涉”

  绿色的季节,充满着活力,也预示着希望。春天的永靖,阳光温暖,植树正忙。周末的清晨,记者跟随县林业局造林队伍,前往刘家峡大坝面山的植树造林点。

  沿着蜿蜒的公路,汽车把我们送到山脚下。沿着踩出的羊肠小道爬到半山腰,回头望望脚下,山下的公路变得细长。走到遇到没处扶没处抓的险处,便趴在山壁上抓住上水铁管,慢慢踩实再走,真怕一脚踩空滚下山坡。

  在山腰处遇到没有小路的地方,便等待挖掘机挖一铲土开一点路,人沿着挖掘机开出的路往山上爬。黄土漫天,嘴里和脖颈处被扬起的尘土填满,呛得人喘不过气来。烈日当头,鞋里灌满黄土,头发被土染白。汗流浃背地走到一处平坦点,腿已经开始打颤。

  “背”出来的造林工程

  在面山的植树造林点上,记者看到,工人们挥镐培土,挖出一行行整齐的树坑。戴着头巾“全副武装”的专业造林女工把树苗一棵棵地背到树坑里扶正,精心栽植的树苗泛着点点新绿。

  拦住一位背树的女工,她拉下粉色的头巾,笑意盈盈。双手因为裸露暴晒,皮肤似树皮般黝黑粗糙。

  “一棵树苗有多重?”

  “至少五十斤吧。尤其是树冠大、树根又大的特别沉,足有六七十斤。”

  “一天要背多少趟?”

  “怎么也得二十来趟吧。“辛苦不?”

  “在这里栽一天树,能挣八九十块钱呢。我的娃懂事学习好,我挣了钱,去县城给娃买几本她喜欢的书。小丫头嘴馋着呢,顺路给她买点好吃的,买件好衣服。”说完,她扛起树苗,沿着小路,缓缓走向离我脚下十多米的山坡。随着山路越来越陡峭,她的腰也弯得越来越深。工人们在烈日的酷晒下,抡起铁锹治山整地、挖坑造林,汗水早将他们的衣服和身体粘在了一起。

  上午11时许,远处传来隆隆机器声。沿着技术员森防站副站长包正芳手指的方向,我看到盛满树苗的挖土机和跟随其后的“三马子”。“这里山势陡峭,全靠挖掘机开路,运树苗的车没法上来。树苗运到山脚下,工人们把树苗一棵棵抬到挖掘机上,依靠挖掘机的大铲子往山上‘端’。挖掘机走不了的地方,再把树苗转运到‘三马子’上,两个女工坐在树苗上‘护驾’。有时候坡陡‘三马子’拉不动,女工和司机一起把‘三马子’推到山上。到了植树点,再靠人力把树苗背到树坑里。真是不容易,我们在这里指导栽树,走一个来回一整天。可工们人从天亮到天黑背树运树压弯了腰,他们没有半句怨言,哪怕连停下来歇一歇的想法都没有。流这么多汗却不得不戴着头巾捂着脸。否则,脸被太阳晒得脱了皮,土也呛得受不了。看着他们的身影,真叫人动容。”包站长说道。

  下午1点多钟,在陡峭的小路上,遇到路边席地而坐准备吃饭的女工。用开水在自带的饭盒里冲泡方便面,便是她们的午餐。

  “能吃饱吗?”我问她们。

  “能。现在条件好多了,能用炉子烧开水。原来都是揣着饼子喝凉水,现在就着黄土吃碗热腾腾的面,香着呢!”几位女工说。

  “我早晨五点多起床,给家人做好饭、喂完牲口,揣块饼子就来了。干一整天活,晚上七点收工是最早的。农忙一过,出来挣点钱总是好事。大伙儿边干活边聊天,有口吃的填填肚子,一天有使不完的劲儿!”听着朴实的话语,看到脸被晒得焦黑的女工,想起她们背树的身影,我悄悄转过了身……

  誓叫荒山批绿装

  采访中,记者听到最多的,就是施工队员背树上山的故事。大坝面山地形复杂,山高坡陡,要想让树苗生根成长,可谓难度不小。可林业人明白,如果让这些地方继续荒芜,荒山造林就成为空话。办法总比困难多,林业人没有屈服,迎难而上。没路,抛开汽车,一棵树一棵树地往山上背。靠着人背肩扛的办法,硬生生地改造荒山。与其说荒山造林是“造”出来的,还不如说是“背”出来的。

  据县森防站站长孔令才介绍,刘家峡大坝东北部面山南北长2.5公里,东西宽1.5公里。该工程总投资2543万元,铺设上水主管道6.5公里,支管62公里。造林绿化6000亩,需苗量72万株。该工程的实施,突出“四季常青、三季有景”的生态群落季相特征,对绿化区进行景观造林,确保造林成活、绿化成景。目前,已完成整地6000亩,造林5500亩,栽植各类苗木66万株。“俗话说:‘咬定青山不放松,三年荒山变新嘛!“满山遍野不长草、雨水一刮道道沟”是这里目前的真实写照,可今后荒芜山岭变作青山碧岭,是多么让人欣喜的画面啊!我们再苦再难都值得!”孔站长擦一把脸上的泥汗,陶醉在无尽的憧憬中。

  “没有克服不了的难题。我们这么努力地改造荒山,就不相信树活不了、山绿不起来。”林业局干部唐致霞说道。眼前的这个姑娘浑身尘土,由于多日在荒山中暴晒,脸庞起了水泡。“你真是位铁姑娘!”我由衷地说。她腼腆一笑:“哪个女孩子不爱美,我们土一身泥一身的,早晨到荒山植树,晚上回家从背街贴着墙根往家跑,就怕被人看见笑话……”说着说着,她的大眼睛里泛起了泪光,声音哽咽起来。

  夕阳西下,踏上返程的路。我的心中满是无限感动,深深钦佩这些造林者。

 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   

编辑: 徐文婷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